连亦

咸鱼写手一只

【恋与男神×你】似乎是求婚梗www


    #视角男神×你,来自朋友的点梗#

    #感觉被我写出了告白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写嫁娶这类字眼的时候我有点怂#

    #表示我也很难过我也没谈过我也很受伤#

    #私设大如天,ooc算我的呀~#

    #即兴摸鱼,傻白甜#

Ver.周棋洛

    结束了一整天的拍摄,你有些疲倦地靠在公司的沙发上。

    电视中的那个少年扬着朝气而自信的笑容,眼神中的光芒比烟火还要璀璨,你看着他,心里油然而生的满满的都是自豪。

    最近他是不是又拿奖啦?什么时候会回来呢?要不要好好准备一下?

    怀着这样的心事回到办公区,你突然意识到,周围是不是有点儿太空了一些?所有的电脑都开着,刚才大家还都在这儿呢,怎么一下子人都不见了?

    室内的灯光突然变得有些朦胧。

    所有电脑的屏幕突然都变成相同的画面,无数串数据在屏幕上飞速流动,一幅又一幅照片出现在屏幕中央,每一张都是你的笑容,都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候偷拍下来,抱着薯片眯眼笑的样子、在片场和工作人员交谈的样子,握着卡片脸颊嫣红的样子……

    你捂住自己的嘴巴,办公区的灯光却突然更暗了一些,电视中少年的声音和此刻身后传来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能够走到今天,最感谢的人,当然是某位薯片小姐啦~有时候工作很忙没办法回去,还会拜托她公司的人偷偷拍几张照片给我,她是我的超级英雄!”

    你转过身,看到那少年抱着花束,眯起眼睛笑得阳光灿烂。

    “薯片小姐你好!我是key!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做你的薯片先生呢?”

Ver.李泽言

    今天也是被总裁各种花式怼的一天。

    虽然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但这个家伙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什么“大惊小怪、不过如此、莫名其妙、不堪一击、答非所问……”等等等等的成语几乎是信手拈来,弄得你的成语水平都进步了不少。

    等下这个真的是谈恋爱应该有的重点吗!?

    抱着文件夹回想着身边的人上午分析自己这一季度的报告时嫌弃的口吻,你在心里不断地吐槽。

    还好这家伙还算有良心,主动提出晚上一起吃饭!

    大概是发现了你的不专心,某人不知何时侧过头看着你,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透出一丝危险的光芒,半晌支起身子,伸手在你额头上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

    “走什么神?你是在梦游吗?”

    你捂着额头有点震惊。

    这家伙居然弹你的额头!

    “专心开车啊总裁大人!”

    “嗯。”

    李泽言微微靠在驾驶座上,不知为何,你竟觉得他此刻的神态有些慵懒,甚至,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隐隐还有着些,紧张和期待?

    车在souvenir的门口停下。

    推开门后,见到明显是精心布置过的大厅和桌上满满当当的备好的菜肴,摆在一旁漂亮的蛋糕和布丁,以及他不知何时递到你眼前的戒指,你一下子愣在原地。

    那男人站在你的身旁,含笑的声音在你耳边缓缓响起——

    “我做事情,可不会和你一样,毫无诚意。”

    “想来想去,像你这样的白痴,还是绑到身边为好,就算你有时候脑子不清醒,至少我还能看着你一点,不至于给我惹祸。”

Ver.白起

    接到他电话的时候你正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街头。

    “……学长?”

    即使已经确认了关系,但你还是更习惯叫他学长,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这个称呼,本身就带有一种特殊意义的亲近,而他也默许了你。

    电话里白起的声音带着些微的喘息。

    “你站在那里,先不要动。”

    虽然有些奇怪,但你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旋即立马意识到他看不到,抿着唇应了声“好”。

    此时刚好走到无人的街角,你握住手机,望着远方街道上喧嚣而迷离的光影与车流,身畔突然边浮起沁凉的风。

    他就是在这样的时刻逆光出现在你面前。

    神情有些疲倦的样子,没有穿外套,一步一步向你走来,旋即,缓慢却坚定地,抱住你。

    单薄的衬衣下他的体温一点一滴地渗透过来,顺着心口,灼烫你的面颊,似乎嗅到若有似无的血腥气息,此刻你才开始慌神,想要伸手触碰他的后背,却被他用另一只手按住。

    “你……怎么了?”

    “是刚结束任务回来吗?”

    你有些语无伦次地询问,他许久都没有开口,只是一直紧紧地抱着你,将脑袋埋进你的颈窝。

    “在刚才……我在想,如果回不来了,要怎么办。”

    “想要保护你,如果不能继续保护你了……要怎么办。”

    “我很幸运。”

    “当年我没有亲手将那封信交给你,也曾为此后悔,幸运的是我们再次相遇,而现在我依旧很幸运……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等,想要亲口告诉你。”

    “想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Ver.许墨

    醒来的时候夜色已沉。

    许墨就靠在旁边的软椅上,一身颇为居家的黑色毛衣,外套随意地挂在椅子上,安静地看书。

    一盏米色的灯就在他手边,堪堪照亮屋子的一角,你揉了揉眼睛,歉意地冲他笑笑。

    “不知道为什么,又睡着了呢……”

    “可能是太累了,要好好休息一下。”

    他温和地看着你,若有所思一般开口。

    是吗……

    你仔细回忆着之前的点滴,下班后被许墨接回家,他说有些东西想要拿给你,进屋之后让你在沙发上稍微坐一下,没想到这一坐竟然是睡着了过去。

    但为什么是在卧室床上醒过来呢?你脸上有些微微的发烧,大概是看穿了你的心事,许墨笑着放下书想你走来,伸手不轻不重地揉了揉你的脑袋。

    “看你睡得沉,怕你着凉,就擅自把你抱到这里了。”

    “饿了没有?要不要吃点什么?”

    你连忙摇头,他只是浅浅一笑,转身从外面拿了一杯牛奶递到你手中,温度刚刚好,显然是一直温着,暖暖的甜香在唇齿之间弥漫,你捧着杯子抬头看他,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谢谢你……”

    “和我,你不必说谢谢。”

    他慢慢在你身边坐下,突然的靠近使你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温暖的温度,闻到他衣角发上沾染的干净的草木气息。

    你愣愣地看着他。

    他也在看着你,神色似乎有种迷茫的苦恼,最终露出一点点仿佛是无奈至极的笑意,微微低下头,你睁大眼睛,感受到唇上柔软的触感和他唇齿间温凉的薄荷味道。

    “总是这么毫无防备。”

    “真的想谢谢我的话,就一直留在这里吧。”

    “做我,一个人的蝴蝶。”